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游戏ID过多[综]

17.第十七章

游戏ID过多[综] 狱明王 6269 2021-09-14 23:34

  仙顺发小说网 m.xianshunfa.com,最快更新游戏ID过多[综] !

  御琅环一边在街上走,一边盯着右上方小地图,上面不仅有他所在的部分街道路线的简化,还有象征他的金色标记,原本在游戏里的标记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金色的简化箭头。

   箭头所向的方向,就是他移动的方向,而周围的人也变成了其他的点。

   蓝色的圆点:普通人类

   玫红色圆点:游历任务触发

   绿色圆点:修士・中立

   红色圆点:红名・敌对

   以及散落野怪的白色小点,比起上面的点,大小区别很大,因此很好区分。

   不过,那些游戏里代表野怪的点,现在全变成了动物,比如野鸡,麻雀,狗……之类的。

   有小地图的微缩以及标记作弊,御琅环清楚的知道了身边有哪些人。

   他就静静看着其中某些点跟着自己一起移动,想了想,在四处看了看,然后进了一家茶馆。

   茶馆的伙计愣了愣,然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弯着腰,问道:“这位仙女,想吃什么茶?”

   “别叫我仙女,要清茶。”御琅环皱了皱眉说道,被‘仙女’两字给膈应了一下,说罢,拿出一片巴掌大的金叶子递了过去:“够吗?”

   伙计愣了愣,这片金叶子的大小都比得上时下通用的三片金叶子了,忙道:“够的。”

   说完,就去煮茶去了。

   御琅环觉得周围很安静,在他进屋前,这茶馆里还是热热闹闹的,现在,除了那边弹琵琶人的乐声,都听不到什么声音了。

   而伙计刚把茶送上来,茶馆里就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个人。

   衣着举止,与周围格格不入的人。

   御琅环坐着的位置靠着窗户,又对着大门,正好看的清清楚楚。

   不过他却没看那些人,而是低头玩着手里的茶盏,茶很香,系统给的说明是【上品绿茶】,闻起来真好闻,就是尝起来依旧没味道,滚烫的热水入口,一点感觉都没有。

   御琅环喝了一杯,就不喝了,而是在那端着茶盏嗅茶香。

   御琅环:感觉自己可以改名乾达婆,只能食香,可怜,弱小,又无助。

   御琅环皱了皱鼻子,把手里的茶盏放下,往窗外看了看。

   有一个红名离他很近。

   看着对面那个粗布汉子,看起来就像是普通庄稼汉,但是头上的名字标记却是红的发黑。

   【未飞升・幽冥宫・160级・优容易】

   啧啧啧。

   真是难得,这是周围这群人中等级最高的吧?

   御琅环点开了对方的装备,白装,但是全身强化到了10,不错哦,而且还都是100级的装备。

   尤其是这个法宝,看起来很不错呢。

   招魂幡。

   御琅环有个名字相似的法宝,引魂幡。

   看着对方红的发黑的名字,这杀气值绝对过百了。

   御琅环从包裹里拆分了一张用来洗掉红名的【渡罪书】,作为一个挂机党,这玩意他常年随身带,原因很简单,因为游戏里总有那么一群神经病,干不过别人就跑去挂机点,去杀挂机的人,因为挂机的人一般没开敌对系统,所以就算被红名杀,也不会反击。

   御琅环就遇到过十几次,他又不是喜欢忍的,果断开大号过来杀回去。

   而除了这种喜欢开红清挂机的神经病,还有一种则是为了抢挂机点,你前面挂的好好的,他过来看你有没有开敌对模式,如果开了他就来招惹你,等你反击杀死他之后,你就红名了,然后你就会被NPC给秒了,他就能爬起来占你的地盘挂机。

   渡罪书就是这个时候用的,因为杀了人名字会渐渐变红,先是粉红,然后随着杀人数量而逐渐越变越红,可是红名会被天道使者【NPC】给一招秒杀。

   所以这个渡罪书是一定要带的,不带的话,你得在线两小时才能消除一点杀气,而期间会被天道使者秒无数次。

   一用渡罪书,名字立马白回来。

   你要是不用,搞不好杀气值太高会被直接送进监狱关小黑屋。

   御琅环拿出一颗化灵珠,也就是这些人眼中的上品灵石,往那个粗布汉子怀里扔了过去。

   汉子愣了愣,御琅环这才把渡罪书扔了过去。

   这种事情他在游戏里没少干,被骗红名的人一直不少,毕竟挂机的地点就那么几个,但是打怪的人却很多。

   越是高级的地图,挂机点越是值钱,不少人在世界喊,互换挂机点,或者出卖挂机点的。

   御琅环以前在游戏里,也遇到过红的发黑的玩家,他心情好的时候,没少免费赠送渡罪书。

   而现在,他不是心情好,他是在挖坑。

   就想看看渡罪书这人能不能用,以及,那群修士会有什么反应。

   反正9元宝的渡罪书又不贵。

   也就900金而已。

   用来看个热闹还是很划算的。

   有钱,任性。

   作为一个曾经放弃刷BOSS,跑去带不认识的小白去逛地图拍照放烟花的人,御琅环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但是在别人眼里就不一定了,就连接到渡罪书的优容易都愣了愣,心里怀疑了一下,自己是被发现了?这是什么阴谋?哪个小姑娘想做什么?

   他疑惑的看向御琅环,后者对他笑了笑,又扔了一瓶药给他。

   优容易却不敢乱吃,而是拿着东西走到窗前,送了回去,说道:“姑娘东西掉了。”

   御琅环直接忽略了姑娘二字,回道:“给你的,你不是受伤了么?善恶……血腥气太重了。”

   差一点就说成了善恶值,御琅环改口的很及时,但是落在优容易耳里就不怎么美妙了。

   这人是怎么知道他受伤的?

   御琅环:看你的血条就知道了啊。

   当然,御琅环不能这么跟优容易说,他只是笑着盯着优容易,后者被他盯着,无奈之下,心一横,干脆就把大还丹给吃了。

   吃下去,入口即化,不多时便觉得体内的阴冷沉郁之气散了。

   优容易这时再看御琅环,便带上了几分笑意,抱拳行礼,说道:“多谢姑娘,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

   “夜旖梦。”御琅环答道:“要喝茶吗?”

   在御琅环邀请优容易喝茶的同时,远处的高楼之上,有人也在看着他。

   作为大越国的帝都,曦城不缺修士,除了坐镇帝宫内的金丹修士,另外还有搂月宗派来的一队十二人的筑基期修士,解释年轻的内门弟子,也算是借机让他们历练一番。

   而盯着御琅环的,便是这十二人中为首者,成新朝。

   成新朝是搂月宗掌门,成歌意的独子,个性沉稳内敛,走的是剑修的路子。

   他今日出门巡视,远远的便感觉到极其纯粹的仙灵之气,就像是夏日里突然出现了一座冰山,沁人心脾,他还在想,是怎么回事,寻迹一看,顿时便有些纠结。

   这仙灵之气,竟是从一人身上流窜出来的。

   成新朝感觉特别荒谬,就像是得道高僧撞了鬼一样,就算是亲眼看到了,还是心怀疑惑。

   除了上古神器,谁能自带仙灵之气?

   就算是渡劫期大能也不能好么……

   那是飞升之后的仙人才能有的气息,他能认出来,是因为他爹的本命法宝,就是一个上古神器,上面残存的仙灵之气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感受过,但是也没这人身上的浓郁。

   他还没靠近这人,就感受到了比神器上残存的仙灵之气,更加浓厚的灵气,若是靠近了呢?

   成新朝很好奇,这到底是哪来的老怪物?

   据他所知,可没有哪个门派能供出这么个人,更别提……若真是门派出身,那必定是藏的严严实实的,哪会这么招摇?

   而且……

   就算这么远,对方身上的特效,他还是仗着好眼力看的清清楚楚,他从来不知道修士在哪个阶段还会自带灵光的,难道是禅修?

   不对,禅修那修的也是金光,也不会收女弟子啊……

   难道是哪个闭关几千年的老怪物出关了?

   但是最近也没什么动静……不对,半年前的凛涛遗迹!

   但是哪个遗迹的参与者全部死亡,就连遗迹都被毁了,连太上掌门去看了,也查不出蛛丝马迹,据说魂飞魄散,一缕残魂都寻不回来,连溯影揪声的术法都无法起效。

   这位会是遗迹里闭关的人么?

   成新朝不解,但是他不敢赌,因此,在沉思片刻之后,他还是联系了自己的父亲。

   他的父亲成歌意,已经一千岁了,是土木双系的剑修,资质上佳,生的也是儒雅俊秀,脾气也好。

   见儿子联系自己,说起仙灵之气以及凛涛遗迹的事情,成歌意微微皱眉,说道:“这件事情,谁也没有证据,也不能有证据,既是不知来历的人,便当散修处理,只要于搂月宗无害,那便是友非敌,对付这样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坦诚,不能说的就不要说,该说的便说清楚,切记不要过于骄矜,先试探一番,再做决定。”

   成新朝点了点头,应下了,打算一会就去找御琅环套近乎。

   那边成歌意便挂断了通讯,通讯过后的符纸摇摇摆摆的落下然后焚烧成灰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