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妃常腹黑,王爷中毒不浅

125.125大结局

  仙顺发小说网 m.xianshunfa.com,最快更新妃常腹黑,王爷中毒不浅 !

  三国图腾玉尊聚集之后,无面再次出现了。

   他用内力缓缓的抚上玉尊,刹那间,它变得经营透亮,紧接着玉尊之后鼓出了一个机关。

   按下,玉尊竟然变成了奇迹般的打开,缓缓从里面弹出了一张薄薄的牛皮,牛皮之上画着的似乎是一张地图。

   拿出来后,无面将它们拼凑在了一切。

   终于,在地图的交汇点处写着“东凤族”几个大字。

   那个神秘的东凤族的入口竟然是武夜山中一个狭小的悬崖缝隙之中踝。

   三百年来,大家都以为,那条缝隙连接的是一个无底深渊,所以从未有人进过。

   可当南宫流雁一行人翻越过去的时候竟然发现,那其实是一个世外桃源,而东凤族就在那处世外桃源之中。

   这个神秘的民族,其实就在三国境内,只是被设上了结界而已。

   两个时辰行程之后,当他们一行人越过那块写着“东凤族”石碑的那一刻,天色突然骤变。

   前一刻还是阳光明媚,可是下一刻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所有人都被狂风吹的闭上了眼睛。

   而就在这一刻,载着苍漪澜的马车的地面突然裂开一条缝。

   “哗!”马车突然折成两端,苍漪澜身体翻了下去。

   “漪澜!”南宫流雁猛然扑向了他,在掉落的一刻抱住了他。她立刻运起了轻功,两人的身体缓缓地落到地上。

   苍漪澜无力的身子倒了下去,她也支持不住的跟着蹲下去。

   四周,灯火通明,似乎是个密室。

   “南宫流雁,你们终于来了!”东凤砚脸遮着面纱,缓缓从一扇门中走了出来。

   “是你!”南宫流雁猛然抬头,不自觉的将怀中的苍漪澜抱得紧了些。

   “没错,当然是我!”东凤砚冷冷一笑,面纱之下的白皙容颜狰狞了几分,“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我不相信,今日苍龙国所有有能力的人都死在东凤灵女手中之后,那个残存三百年的苍龙国还能继续存在!”

   她指指身后一块玉做成的石碑,“南宫流雁,你知道吗?今日,灵台玉碑上显示,此处会有血腥!所以,我当然要让你们的鲜血留在这里祭奠灵台玉碑”

   “你竟然是东凤灵女!”南宫流雁将苍漪澜轻轻放在了地上,然后起身。

   她一定要万分警惕,绝对不可以败在东凤灵女的手中。

   “没错,我就是东凤族的现任灵女东凤砚!”东凤砚将脸上的白纱拿了下来,“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死了之后又能够复活呢?”

   “你――”

   南宫流雁惊诧的看着那张似曾相识的脸,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为何东凤砚的脸会与苍漪澜母亲长得那么像!

   “南宫流雁,你很诧异,诧异我为什么是这个长相是吗?”

   东凤砚刺利的眸子喷出了怒火,“因为,这张脸就是毁了苍龙国的红颜祸水。”

   她越说,表情越是狰狞,“你知道吗?原本,东凤族灵女的位子不是我东凤砚的。可是,那个女人违背了灵台玉碑的命令,她被囚禁了!所以,她们让我代替了那个女人的位子!

   “当初我以为当灵女是好事呢!没有想到,她们将我变成了那个女人的样子。你知道这张脸是用来干什么的呢?她是用来迷惑苍龙国皇帝的,她是用来灭亡苍龙国的!”

   东凤砚一边说,一边恨的咬牙切齿,因为是这个使命毁了她一辈子,让她现在活在痛苦之中!

   “南宫流雁,你知道我当初有多恨吗?”她尖利的手指已经被攥成了青白色,“可是现在我更恨你们!恨他!”

   她指指地上不省人事的苍漪澜,“我当年放弃了自己的使命,我想以明月郡主的身份与他长相厮守的!可是他却一直怀疑我!你可知道,六年前我到苍龙国究竟是干什么吗?

   “苍龙国的生死灯灭了,我是奉命去将它点着的。可就在我与景王大婚的时候,苍凌深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我是东凤灵女的消息,连夜跑到景王府让我完成使命,让我帮他点着生死灯!可是,我的使命怎会是让生死灯重新亮起来呢?我是为了将那个‘生死灯灭了,苍龙国便灭了’的预言变成现实的!

   “可惜,那时我爱上了苍漪澜,放弃了使命,大婚之际竟然被她们用秘术杀了!”东凤砚流出了痛恨的泪,“我怎么能够甘心呢?所以,我将自己的魂灵封存飘回东凤族,恳求她们再给我一次机会!

   “终于有一日,灵台玉碑上显现出了再给我一次机会的命令。”

   南宫流雁思考着她的话,慢慢的攥紧了拳头。

   原来所有事情之间还有这般的曲折,苍漪澜的母亲是东凤族派去灭亡苍龙国皇族的!

   可是,这究竟是为何?

   “东凤砚,你就这么自信这张脸可以灭了苍龙国吗?”南宫流雁淡淡的开口,“我敢打赌,今日你一定做不到!如若不然,当年

   的她为何没能灭了苍龙国呢?”

   “呵呵!南宫流雁你错了!”东凤砚阴阴一笑,“东凤族是我东凤灵女的地盘,岂是你们想走便走,想留便留的?至于那个女人东凤晴――哼!”

   东凤砚冷笑了一声,“她竟然爱上了苍龙国的皇帝,而且,还跟他生了一儿一女。不过,她们怎么会让那个预言陷入死角中呢?所以,十几年前她早就被招回了东凤族囚禁起来!”

   南宫流雁微微垂眸,无面说,东凤族中自会有人救苍漪澜,她肯定绝不会是东凤砚。既然苍漪澜的母亲在这里,那么,只要她活下来将东凤晴救出来就可以救他。

   只是――

   她看向了伫立在不远处的灵台玉碑,这个灵台玉碑真的这么神奇?

   “它的后面是哪里?”南宫流雁指指灵台玉碑问道。

   东凤砚一怔,没有想到这个时刻她竟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那是东凤族历代灵女的葬身之地,也是我们东凤族的禁地!”

   不过,马上会成为你葬身之地!东凤砚在心底冷笑了一声。

   东凤族有这样的说法,灵台玉碑之后是死亡谷,里面充满了毒物猛兽,人呆在里面根本不可能会活下去。

   南宫流雁嘴角一撇,看来,灵台玉碑之后有玄机啊!

   “东凤砚,能不能告诉我,她们为什么要灭亡苍龙国呢?”她又问。

   “不是她们要灭亡,而是天意,天意所指!而我们,只是按照天意的指示来做而已!”东凤砚狠狠一甩袖子,“南宫流雁,今日你必须死!至于这个男人,也必须死,谁让他的心不在我心上呢?”

   话闭,她单腿撤出,雪白的衣服中突然射出了七八条白色如长蛇一般冲南宫流雁刺过来。

   “唰!”

   南宫流雁飞身而已,躲开了上面两条,随手一把抓下面一条,轻功运起。

   “嗖!”的一声,南宫流雁的身体突然如剑一般戳向东凤砚胸前,就在马上触及的那一刻,她突然转了方向将手中的长蛇绕上了东凤砚的颈项。

   “嘶啦!”

   白绸子断掉,只一瞬间,东凤砚身上的长蛇消失的无影无踪。

   “啊!”

   南宫流雁这才大惊不妙,方才,她看到的白色长蛇,不过是幻觉而已。

   还未等她运出下一招,身后的灵台玉碑突然活了一般,竟然张开血盆大口朝她扑过来。

   “不好!”

   南宫流雁一声大惊,人已经陷进灵台玉碑之后禁地中。

   “南宫流雁,东凤族的秘术与机关,岂是你一个外人随随便便就能参透的?”东凤砚望着已经合上的禁地的门,露出了奸诈的笑容。

   她转身,慢慢朝着地上的苍漪澜走过来。

   “苍漪澜,在昏迷中死去,是不是太便宜了你呢?你不是不爱我了吗?”

   “哧!”她忽然拔出了一把匕首,“今天,我要将你的心剖出来,我要看看你的心里究竟有没有写着南宫流雁几个字!”

   她的匕首扬起,插下去的瞬间一声清脆的声响,匕首被打了开去。

   “啊?谁?”

   东凤砚大惊,猛然站起来。

   “当然是我!”东凤晴骤然出现了她的面前,那张脸除了成熟一些之外,几乎与东凤砚一模一样。

   “我儿子马上被人杀了,我这个做母亲的怎么能够允许?”她话闭,手掌一翻,陡然间弹出了一股白气扑向东凤砚。

   那白色的气覆上了她的面颊,立时,一股“呲呲”的声音伴着一股烧焦的羽毛的味道散发了出来。

   “啊――”东凤砚一声撕心竭力的吼叫,猛地捂住了双颊,“我的脸・・・・・・・”

   “东凤砚,不止你不喜欢你现在的脸,我看着更不舒服!所以,我替你毁了它!”

   东凤晴缓缓在苍漪澜跟前蹲下,伸手摸上了他苍白的脸颊,泪滚了出来。

   这是他朝思暮想的孩子啊!

   没想到阔别近二十年,她的孩子竟然被欺负成这般模样。

   “儿子,娘亲现在就救你回来!你的妻子,我的儿媳妇现在还需要你来救呢!”

   她将苍漪澜扶起来,一眨眼功夫他们人已经消失在这处灯火通明的密室中,只留下东凤砚捂着脸颊痛苦万分。

   南宫流雁坠入禁地,在感觉到身后巨大的冰冷袭来时,她猛然感觉到了自己处境有多么危机!

   因为,这禁地中竟然是冰天雪地。如果她不能立刻出去的话,轻则冻伤,重则命丧于此。

   脚尖落地的瞬间,她的身子如泥鳅一般滑向了身旁的墙壁。

   她必须要赶快找到出口。

   冷!四周冷的她直打颤!

   “你不用找了,那里没有出口!”

   身后,冷冰冰的话,让南宫流雁心头一凉,她倏地转身。

   那是一个奇怪的年轻的女子。说奇怪是因为,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皱纹,只是头发是花白的。当她仔细看清楚她的样子的时候,南宫流雁再次惊讶。

   她竟然是始皇帝陵墓中的那副画上的女子!

   几乎一瞬间,她理清了所有的东西,苍龙国,乃至苍穹大陆所有的诡异她都弄懂了!

   “我猜的没错,灵台玉碑后面果然有玄机!”南宫流雁抱起了手臂,因为这样可以感觉不会那么冷,“那个使灵台玉碑显现预言与指示的人,就是你吧!想要覆灭苍龙国的人也是你吧!”

   “没错,是我!”白发女子缓缓地靠近,“那个想要覆灭苍龙国的人就是我!不过可惜,就算是你知道了真相,也没有机会将真相公布于世了!因为你马上会冻死在这里,而我想要做到的事情,永远没有失败过!”

   她说完,长长的白发瞬间飘飞,冰冷的身影也在弹指间消散不见,冰天雪地中只传来她最后的话:

   “今天,你便带着那个秘密永远湮灭在这片冰雪中吧!三百年了,或许我该出去适应一下了!那个我花费心思招来的叛徒,也是时候要我亲自清理了!”

   冰冷,越来越冰冷。

   南宫流雁终于缩成了一团,她身边的冰雪,被她的身体融化了又凝结,凝结了又融化,一遍遍的吸取着她的热量。

   无面说,她是被冰封了二十年的复活婴儿,所以她能够融化掉念溪身上的冰。但是,今天的冰天雪地太多了!

   她身上的热量,缓缓地流散,而她的意识也开始涣散,脑海中渐渐产生了幻觉。

   她想起了她与苍漪澜的最初的相识,在那悬崖边上;然后,是他以景王的身份出现,从树上砸下来打了他;然后,他们的大婚,还有他们的儿子,还有他昏迷的躺在床上・・・・・・

   幻觉好像越来越真实了,她又看见了他一身紫衣,却没有戴面具。他缓缓蹲在了她的身旁,他笑的很温暖,他的体温也很温暖。

   “漪澜・・・・・・默离・・・・・・你可不可以醒来,让我再看你一眼,就一眼就好・・・・・・・”她呢喃着,眼角的泪涌出来,凝成了霜。

   “流雁,我带你走!以后,我一直醒着,让你看个够好不好?”苍漪澜缓缓抱起她,顺着密道走出了密道。

   东凤晴用百姓雀凤为他解开了蛊毒,功力恢复了五成之后他便火速赶到了灵台玉碑的禁地中救南宫流雁。

   “好・・・・・・”南宫流雁嘴角挂上了笑容,放心的睡了过去。

   “漪澜,漪澜,不要离开我・・・・・・・漪澜!”南宫流雁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当看到床前坐着的那个笑眯眯的紫衣人的时候,她的泪再也止不住。

   “漪澜・・・・・・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她一头扎进他的怀中抽噎了起来。

   “我醒了!”苍漪澜伸出手揽住她,轻轻笑了起来,“以后,你不让我睡,我再也不睡了!”

   “爹爹,娘亲・・・・・・”

   “影儿,爹爹娘亲久别重逢,你不要去打扰了,跟奶奶玩好不好?”

   南宫影摆着小短腿从门外面跑进来,身后面跟着东凤晴。

   “哎呦,你们这做父母的,当着孩子的面搂搂抱抱的!”东凤晴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笑着怪嗔道。

   南宫流雁赶忙从他怀里抽出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她这个婆婆,见第一面就开玩笑,她还真有些招架不住。

   “流雁,这就是我的母亲!”苍漪澜笑着给她介绍,“她早就认识你这个儿媳妇了!”

   南宫流雁抬起头,冲她笑笑叫道:“妈妈!”

   “奥,不是,是娘!”她叫完了方觉得这里不叫“妈妈”,赶忙改口。

   “流雁・・・・・・”东凤晴听到的那一刻,突然涌出了泪,而且还是喜极而泣。

   南宫流雁与苍漪澜惊愕的看着她,就连南宫影小朋友都不理解了,他拽拽东凤晴的衣服,“奶奶,娘亲叫你呢,你怎么还哭呢!”

   “奶奶,奶奶是高兴!”东凤晴捂住了嘴,将不断涌出的眼泪擦去,“奶奶高兴,既可以做影儿的奶奶,又可以做影儿的姥姥!”

   她突然走到了床边坐下,紧紧抓住南宫流雁的手,“流雁,妈妈没有想到今生今世还能与你相见!我从那座诡异陵墓出来,死去的那一刻,最遗憾的就是没有跟你道别!可是,老天眷顾我们,我们竟然重生在了苍龙国,还是一家!没想到你既是我的女儿又是我的儿媳妇!”

   “妈妈,真的是你!”南宫流雁喜悦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述了!她最爱的人,竟然全部在世!

   “爹爹,呜呜・・・・・・”南宫影爬到了苍漪澜的身上搂住他的脖子,“爹爹,呜呜・・・・・・”

   苍漪澜摸摸他的头,柔声道:“影儿,你是不是也很开心啊?”

   南宫影摇摇头,“爹爹,你怎么不

   哭啊!娘亲跟奶奶抱在一起哭了,影儿也抱着爹爹哭了,可是你怎么不哭?”

   苍漪澜一阵黑线,他这个儿子,这是什么逻辑思路?

   正是南宫影这句童言无忌,让南宫流雁与东凤晴破涕为笑,她们家影儿怎么这么可爱?

   很快,东风晴将二十几年的事情娓娓道来。

   东凤晴本命叫做南宫晴,是南宫流雁的养母。

   在异世,她们曾经发掘出了一座诡异的陵墓,里面竟然有悚然的诅咒。当时,她从古墓中出来,没想到倒下去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东凤族灵女东凤晴。

   东凤晴叹了口气,“原本的东凤晴是被人陷害与人通奸,所以她服毒自杀,没想到我的灵魂会来到了这个身体中。流雁,你这副身体的养母也就是楚玉清曾经是我的好姐妹!她也是东凤族的人。

   “二十多年前,是她解了这身体中的毒,我才得以重生。后来,她为了护送我,也违背了东凤族的族规,我们一起逃了出去。但出了东凤族之后,我们失散了!直到她嫁给了南宫静我们才见着,那时候我便知道你的存在了!”

   南宫流雁点点头,怪不得楚玉清当初给鸣翠用百翎雀凤作为导引,原来她是东凤族的人。

   “离开东凤族,我一个人游荡到了苍龙国,遇上了一个男子,我们相爱了,有了孩子之后我才知道他竟然是苍龙国的皇帝!之后,他带我回了皇宫当了苍龙国的一国之母。等到我的儿子,也就是漪澜出生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当年在灵台玉碑上面看到的字,说三百年后苍龙国毁在东凤灵女的儿子手中。

   “之后,我又得知苍龙国边陲的巫灵村离奇被灭,我算出这件事与苍龙国有渊源,所以,我便跟先皇商量,绝不要让漪澜当皇帝!我们将他过继给了老景王。

   “日子平静了不多久,在我们的女儿竹心三岁多的时候,我被东凤族以秘术招了回去,囚禁了起来。直到不久前我才逃了出来,知道了那个灭亡苍龙国的计划,原来是旗胜国的太子与丽元国的越王联手!

   “所以,我用秘术通知了先皇,让他帮助苍龙国化解这场灾难!”

   苍漪澜嘴角一弯,没想到,当年两军联合攻打苍龙国的时候,给他们放巴豆的竟然是他的父皇!

   或许,他已经知道他父皇是谁了!

   “没想到啊!我策划了三百年的计划,还是让你们识破了!只是不知道,今日我还能不能灭了苍龙国呢?”

   门外,缓缓走出了一个白发女子。

   她穿着华丽的衣着,衣着上面绣着各种各样的图腾。有四角神龙,有羽翼飞虎,有九霄腾狼,还有百翎雀凤。

   “你们讲的真是精彩啊!”东凤芷溪缓缓的踏进来,“我一直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失败,原来,都是因为一个无意中闯入的异世的灵魂!”

   南宫流雁起身,“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三百年前始皇苍陌的皇后吧!”

   这一点不难猜,那个陵墓中的画像,还有画像上的四句诗足可以说明。

   “不错!”东凤芷溪点点头,“当年,我为他做了那么多!可到头来呢?她将我打入了冷宫,还杀了我们的女儿!所以,我恨他!他为了苍龙国那么对我,那我就毁了他最重视的一切!”

   东凤芷溪渐渐陷入了回忆当中。

   “三百年前,苍穹大陆还没有国家,只有割据一方的势力!他们征战几年,终于划定了自己的疆域范围。当时,我作为东凤族的灵女,亲自为他们主持了划分疆土的仪式。并且,将东凤族的三种图腾分别赠与了三国。

   “后来,我嫁给了苍龙国的皇帝!没过多久,他竟然听信谣言,说我想要谋权篡位,于是便用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将我打入了冷宫。从那时候起,我就恨他了!可是,当我得知他亲手杀了我们的女儿的时候,我对他便是彻骨的恨意了!

   “女儿那么小,她只是因为生来手腕上长着象征东凤族灵女的百翎雀凤而已,他就残忍的杀死了自己的女儿!”

   东凤芷溪流出了泪,“所以,我想要报复他!那皇帝的冷宫怎么会困住我东凤芷溪呢?我回到了东凤族以另一副面具,开始了我的复仇计划!”

   “我要让苍龙国三百年之后灭亡在我的计划中!所以,我用了毕生的灵力算出了三百年后东凤族灵女的模样!我要让她帮我灭了那个令我痛恨的国家!后来,苍陌来了东凤族。

   “我告诉他,苍龙国三百年后会有一场劫难!我将那位灵女的画交给他,说如果将这幅画挂在他的陵墓中,方可以镇-压。苍陌果然信了,回去之后开始大肆修建陵墓,很快那陵墓造好了,而始皇帝也在不久之后驾崩!他死了,只是我复仇的第一步而已!

   “我灵力耗损严重,于是进了灵台玉碑之后的冰寒洞中重新修炼。一百年后,始皇陵墓莫名下陷,我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复仇的方式,我不仅要灭了苍龙国,还要霸占整个苍穹大陆,我要让他们自相残杀。于是,我将东凤族开放,并将所有交代的东西都

   用灵台玉碑显示了出来。

   “东凤灵女按到灵台玉碑上的吩咐,将苍龙国始皇帝中陵墓中有宝藏,并且谁得到宝藏就可以称霸苍穹告诉了旗胜国与丽元国的皇帝,还告诉他们始皇帝陵墓的位置只有苍龙国每一代长公主知道。果然,他们相信了!我就是想要他们为抢夺宝藏,灭了苍龙国!”

   “东凤芷溪,你为了给自己的女儿报仇,竟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南宫流雁痛道。

   “没错,两百年来,苍龙国长公主没有活过十八岁都是我干的!谁让苍陌杀了我的女儿?我就要杀了他世世代代的长公主!”东凤芷溪阴笑了几声,“当初,我交给三国的图腾,还有图腾玉尊其实个代表一种蛊。但是,真正用过的蛊只有苍龙国的四角神龙蛊毒,我将它们用在了历代长公主身上。

   “她们死的时候是十八岁,而且,死后手腕上都会出现一个四角神龙的图案。我对她们很仁慈了,都是让她们带着笑容死的!我下的蛊毒,怎么会有人逃脱呢?所以她们全死了,要怪,就要怪他们的始皇帝罪孽很重!”

   “你错了!”南宫流雁抱着手臂,“东凤芷溪,你的蛊毒,怕的是冰吧!四十多年前,苍龙国的长公主苍灵儿被丽元国捉去,但是因为她在冰室中守了二十年,所以身上的蛊毒解了!而十几年前,苍龙国另一位长公主被旗胜国捉去依旧是在十八岁的时候过世!这足以说明,你的蛊毒可以用冰解!”

   东凤芷溪变了脸色,这个秘密只有东凤族的灵女知道,可是这个女子竟然这么容易发现,“你究竟是谁?你好像根本不是我复仇计划中的一环!”

   “我是谁!呵呵!”南宫流雁冷笑了一声,“我一直是这场阴谋中的那个不愿意被利用的棋子而已!东凤芷溪,你或许不知道,在你这场三百年的复仇阴谋中,会有另外一个人出现!”

   “谁?”东凤芷溪惊问道。

   “如果不是有人及时阻止了武夜山的那场战争,苍龙国真的到了绝路上了。但是,这是人算不如天算吧!我想,那个人你见到之后,一定感慨万千!”

   她突然抬眸望向窗外,“无面,你可以出现了!或是,始皇帝苍陌,你可以出现了!”

   “啊!”

   所有人都是一惊,纷纷朝门口看去。

   果然,无面一身白衣,缓缓地走近,然后慢慢地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那是一张三四十岁的男子模样,除了头发花白之外脸上没有丝毫的皱纹。

   “苍陌,你竟然没有死――”东凤芷溪攥紧了手,差一点儿她便抑制不住冲上去杀了他。

   “东凤芷溪,我想你应该给始皇帝一个解释的机会!或许,你听完了之后就不会再恨他了!”她踱了几步,“无面,是否可以说出你步步为营的目的?”

   “南宫流雁,我果真没有看错你!你就是解开这苍穹大陆秘密的最合适人选!”无面笑了笑,“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苍陌?”

   “在人鬼谷的时候吧,当你告诉我始皇陵墓位置的时候我开始怀疑了!”南宫流雁轻笑着,“后来,我又将人鬼谷也就是幽灵谷一切与始皇陵墓联系了起来,我断定你就是始皇帝!始皇陵墓中竟然是空的,没有任何陪葬品,你的计划三百年前就开始了吧!

   “当年你以殉葬之名,将数千名将士女子赶下了武夜山的悬崖,是别有目的的吧!就比如,让他们为你建立不老泉中的泉底陵墓。让他们守护着那个最重要的人,守着那把钥匙。那所谓的始皇陵墓的中的宝藏,都被用来打造不老泉中的泉底陵墓了是吗?”

   “不错!”无面点点头,沉痛的叹了口气。

   “三百年前,当我将芷溪打入冷宫的时候我就后悔了!可是,终于还是没有勇气再去找她,我害怕她会恨我!后来,她逃走了,我一直知道!我知道她恨我,所以,当年去东凤族时我听了她的那个所谓的预言!

   “可我的陵墓中供奉的那幅画却不是东凤晴,而是东凤芷溪!只因为,我愧疚于她!因为那份爱与懊悔,我开始想方设法设法将她的预言实现!当年的始皇驾崩,不过是我退位的幌子,我要着手安排一切!几十年前,我在丽元国打造了一个丹砂魅莲的孩子!

   “我故意散播丹砂魅莲的孩子是不祥之兆,只不过想借用她的身体塑造一个三百年后将那个预言实现,然后帮我解开一切秘密的人!所以,从你出现的那一刻,我便安排了好多人将你往苍龙国皇家秘密上面引!”

   “月姥姥就是其中一个吧,她在那个南宫流雁小时候便出现了,还教会她好多东西,都是为了将来为你服务的吧!”南宫流雁道。

   无面点点头。

   “无面,我倒是很好奇!”南宫流雁捏捏嘴角,“你当初为何要以冷秋夜的身份创立南宫世家的绝世武学呢?”

   “你很聪明,这个都能猜的到!”无面赞许一笑。

   “当初,我在南宫家刺探看到的那个老者是你,但是你说你是假扮的,可是,为何假扮的那么像呢?我又想起

   你对南宫武学世家的那本秘籍精通的很,再联想传言中冷秋夜的去向,说是去找一名女子,我便跟你联系在了一起,到今日我才想通了这一切!

   “创办南宫武学世家,我不过是想将自己毕生所创留给后世,三百年传承已经足够!我一心想要遂了她的心愿灭了苍龙国,所以在创办南宫武学世家的时候,我已经在祠堂那金刚锁盒中种上了东凤族百翎雀凤的之蛊,我打算也灭了南宫家!

   “苍龙国还有南宫世家,它们都是我亲手打造的,所以我也要亲手毁了它们。但没想到楚玉清出现了,她去祠堂偷秘籍的时候,竟然发现了金刚锁盒中的秘密。她竟然用切下了自己的拇指食指,以东凤族族人的血为引,用拇指镇-压住了毁灭之蛊。并且,用食指骨头做成了钥匙留给了你。

   “当初现身祠堂,我不过是想你发现银盒,然后帮我打开它!因为,这一切,早在多年前我就已经计划好了!绝对不可以有一个环节出问题!但最终,因为南宫晴的出现,还是毁了我辛辛苦苦设定的一切!”

   “无面,其实我不赞同你的做法!为了说一声‘对不起’。你宁愿让苍穹大陆陷入战火中,让百姓黎民生灵涂炭。”

   她踱了几步,“为何不直接告诉她,三百年前你没有杀你们的女儿?你只是挖去了她手腕上的百翎雀凤的图腾而已!念溪,思念芷溪!你还将她冰封了三百年,不就是为了今日你们一家三口的团聚,对吗?”

   东凤芷溪忽的落泪,她的女儿竟然没有死,就在此刻,她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三百年前的恨意都不敌这一句话!

   “好了,真相总算大白了!”苍漪澜走到南宫流雁跟前紧紧握住她的手,“现在,还有最后一个真相!”

   南宫流雁惊讶的抬眸,他微微一笑,看向无面,“始皇帝,无面,冷秋夜,或许你应该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苏锦年,对吗?曾经,流雁对这个名字念念不忘,所以我派人去查探了,没想到查出了你!

   “但是你太过小心神秘,但我还是看到你写过‘流雁,对不起’几个字!从你的字迹上面得知你就是告诉流雁那个苏锦年去向的人。无缘无故你怎么会跟她道歉呢?所以我大胆猜测一下,是不是,你就是苏锦年本人?”

   南宫流雁惊诧的抬起了眸子,“锦年・・・・・・无面你是苏锦年?”

   这个名字,因为苍漪澜的出现她这几年几乎忘记了!

   可今日,他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场!

   “不错!流雁,对不起!在异世,我对你的好,接近你不过就是为了这一场阴谋!”无面轻轻叹气,原本她打算告诉他苏锦年已经死了,可是如今被苍漪澜挑了出来,他不得不再去面对自己的愧罪。

   “三百年前,我用皇陵宝藏建造了不老泉湖底的宫殿将女儿念溪冰封,又将绝世秘籍交到南宫家手中,之后便躺进了了始皇陵墓的金棺中。我想就此沉睡三百年,三百年之后由我自己去覆灭这一切!”

   “但没想到我的灵魂竟然飘到了另一个世界,成了一个叫苏锦年的男人!我不甘心离开,便方设法的回去!既然能来,我一定能够回去!终于,我找到了时空隧道!也是那时候,我想借另一个人之手去做那些事情!而我身边,正好有一对强大的盗墓首领南宫晴母女。

   “所以,我的目标锁定了流雁你!接近你,不过是为了利用你达到我的目的!为了让你能够成为那个丹砂魅莲的孩子,我开始尝试将你的灵魂催到异世!所以,我先用你的养母东凤晴做实验,果然我成功了!她穿越成了东凤晴!最后,我又策划了那场枪杀案。与你一起死,不过是想与你一起来这个世界上,然后去完成我那个三百年的心愿!

   “但我还是失策了,就是你母亲的到来毁了我的计划,也毁了她的计划!,这是天意吧!我只希望――”他看向东凤芷溪,手中攥住了一个贝壳做成的挂饰。

   这是当年她送给他的定情信物,他保存了整整三百年。

   “芷溪,对不起!这三百年来,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让你解恨,然后回来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我只希望你能够原谅我,我们的女儿,我没杀她,现在她还活着,活的很快乐!”

   东凤芷溪说不出话,只是疯狂的流着泪。

   “东凤芷溪!”南宫流雁看向她,“烛光映窗棂,佳人伴身边。漫夜凉透时,郎君安歇否?执手相见欢,挽心孤难眠。日日思那月,年年悔误言。这首《绝情诗》,一半在洛水的绝情石上,一半在始皇陵墓中你的画像上面。三百年了,好些东西,也要尝试着放下了!”

   这个结局,算是皆大欢喜吧!

   虽然一直被苏锦年当做棋子利用这么多年南宫流雁心里不是滋味,但想想在这个世界能够遇上苍漪澜,已经是她此生最大的幸福。

   现在,所有人都幸福了吧!

   无面一家三口团聚,她与养母团聚,庄明阳与念溪真的成了一对,就连布施泽也就是小公主苍竹心在提起丽元国太子秋逸尘的时候都露出

   了羞涩之情。

   而且,她还惊讶的发现,当初那个耍猴老者竟然是苍漪澜的父亲。他当年放弃皇位,都是为了寻找东凤晴!

   就是有一点很煞风景,南宫流雁与苍漪澜四年不见,本想亲热一下,结果他们儿子跑来了,非要跟娘亲一起睡。

   苍漪澜很正色的说:“儿子,娘亲都陪你睡了四年了,今晚让娘亲陪爹爹好不好?”

   南宫影很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道:“爹爹说的很对,影儿跟娘亲睡了四年了,可是从没有跟爹爹睡过,今晚,影儿跟爹爹睡吧!”

   他爬上了床钻进苍漪澜怀中然后将南宫流雁往外面推,“娘亲,你去跟奶奶睡!”

   于是,苦逼的南宫流雁独自睡了另一间客房!

   迷迷糊糊中,她被人摇醒了,鼻尖一阵淡淡清香飘过。

   “你怎么来了?”她迷迷瞪瞪道。

   “流雁,难道忘记了?你的债还没有还完!”苍漪澜笑着说完,俯身。

   南宫流雁翻白眼儿,这个苍漪澜又开始赖皮了!

   南宫影的房间中,小凤公子成了那只苦逼的鸟。它受到老哥的命令,必须在这里哄侄子睡觉。

   不过,它其实也不算苦逼的,因为身边还站着一只大美鸟。

   说起来,它们两只鸟相见的场景还是蛮耐鸟寻味的。

   凤小小见到了自己的娘亲东凤晴之后,那叫一个激动地不能自已啊!兴奋的就冲进了她的怀中,搂住东凤晴的脖子就开始蹭着。

   它蹭的正欢,脑袋突然被敲了一下,接着传来一个很清脆的声音:“喂,你是哪里来的丑鸟?快放开我娘亲!”

   小凤公子抬头,眼前竟是一直长着三条尾巴浑身羽毛鲜亮的鸟。

   它瞅了半天,然后又看看自己身上的毛,最后竟然自卑的低下了头。因为,这次它是真的承认自己是只丑鸟了。

   “我叫凤鸟鸟,你叫什么?”美鸟指指自己道。

   “凤小小!”凤小小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它很不理解怎么见着这只美鸟心跳就加快呢?

   “奥,你怎么这么丑?”

   “你是男的女的?”

   “你身上的毛呢?”

   “・・・・・・・”

   这边,凤小小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凤鸟鸟的问题便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终于,还是它们的娘亲东凤晴帮着回答了。

   她拿出了一瓶水交给了凤小小道:“小小,你其实是东凤族百翎雀凤的鸟王,当年我为了让你保护陪伴漪澜,避免让人认出你的身份,所以将你的羽毛全部去掉了!现在,是还给你的时候了!”

   这一句话,促使了单身二十几年的小凤公子找着了对象。

   为了显摆自己的美貌,小凤公子还特意拉着自己的新婚妻子找到南宫流雁,告诉她说:“南宫流雁,你看看,本公子其实应该长成这样的!”

   它说完话之后,立刻就愣住了,愣完了之后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它看到了南宫流雁额头的丹砂魅莲,简直美的不可方物!它接受不了她先比它漂亮。

   它一屁股坐在它老哥的房中,嚎啕大哭,谁都哄不好。

   最后它老哥跟嫂子干脆无视它的存在,开始讨论儿子姓氏的问题。

   苍漪澜:“流雁,我觉得咱们儿子得跟着我姓苍了!”

   南宫流雁:“可是,他姓了那么多年南宫,不知道他会不会适应自己姓苍?”

   小凤公子抽噎着停止了哭声:“南宫影姓苍,苍影,苍蝇?”

   凤小小立马不哭了!

   它牵着自己老婆又飞去找小侄子了,大老远就喊:“侄子,叔叔给你打探了最新消息,你爹要给你取名‘苍蝇’!”

   南宫影一听可就不乐意了,赶忙找他爹爹去理论,他才不要这么难听的名字!

   找完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它叔叔听问题只听了半截。而且,在爹娘的证实下,他更加坚定了它叔叔是只傻鸟。

   回去的时候,南宫影小朋友将凤小小拉了出来很认真的问:“叔叔,你知道为什么当初爹爹跟姑姑探讨‘太阳是怎么从西边出来的’探讨了那么久呢?”

   凤小小茫然的摇头。

   “你看!叔叔!”南宫影指指天际,“因为,太阳是从东边出来的呀!”

   它家老婆凤鸟鸟老远看到了,将脸一捂:“苍天啊!我怎么会嫁给这么一只傻鸟?”

   ――――――――――――――――――――――

   全文完!谢谢一路相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